♥瑞芝陸運♥

事前想了很久,決定了很久,
掙扎至最最最最最後一分鐘。

我還是一個人跑到天水圍去了。

一樣的運動場,
七年的回憶。

我還是喜歡你們親切的笑容,熱情的問候,
縱然不是人人相熟,卻是由衷的窩心。

我還是喜歡為健兒為馬太吶喊,
縱然很累,但我很享受投入陸運的感覺。

馬太♥♥♥♥♥♥♥♥♥♥♥

公佈啦啦隊冠軍的一刻,
我還是忍不住尖叫了。
很為你們高興,很為定定高興,
藍衣寶寶通通都很棒

很喜歡馬太精神,
團結、士氣,來得比甚麼贏輸都重要。

很想很想,馬太可以三四五六七八九代,
就算不可以同枱食馬太飯,
也希望可以傳承這種士氣和精神。

不過還是想快快三代同堂影全家福,食馬太飯

一日馬太,一生馬太

有很多事很多心情,要經歷過才會懂。

我後悔自己沒有全程享受,
但我感恩我有盡力做到最好。

即使流淚也是值得的,
因為這才是無悔,
更因為這讓我感受到自己多幸福多被愛。

噢,善變的女人啊﹗

還是掛心。

喜歡這些日子,
有上帝,有讀書,有玩,有睡眠。

回想過去,還是感慨,更是感恩

好幾次,打開這個頁面,
想不到寫些甚麼,呆了一會,
再把視窗關掉。

與其說,不知道寫些甚麼,
不如說我不懂得去組織和表達,
生活裡有太多細碎,要拾起再拼湊,
談何容易。

心頭時常牽掛著兩件事,
兩件我選擇閉口的事。

第一件,
第二件。

完。

兄弟生日了,
十八歲生日快樂,
一生一起走

十月來得有點快,
不知道該不捨還是高興。

心裡還是READING WEEK,SEM BREAK和SEM 2快快出現。

好想出國走走。

也許,我真的習慣了凌晨四點進睡的生理時鐘。

不知何時開始,
我們就習慣了每逢中秋也相聚,
卻沒有甚麼內容,沒有甚麼節目,
今年更由賞月變身為打機,
沒有燃點過半根蠟燭、扭過半條螢光棒。

心裡仍然珍惜,仍然快樂。

明年今日,
八月十五還有多少個你和我,
大笑、發呆、閒聊。

今宵多珍重。

我知道,我會想妳的。

可能不知道那一個晚上會「嗚哇」一聲狂哭,
但現在,我還是想用歡笑,跟妳過這些日子。

因為妳送給我好多快樂,
也伴我走過很多不快樂。

「我胡思亂想你只握著我手,
    讓我釋放,然後慢慢寬廣。」

在屯門生活了十二年,
現在由純正的屯門人漸變成半港島人。
有人覺得居於市區多添兩分優越感,
我倒懷念屯門那種簡單、輕鬆的氛圍。

仁愛堂,伴我走過了我的中學會考,
一個充滿笑和淚的地方,
交織著我們一段「艱苦」歲月的回憶。
清晨輪籌、屈活動室、計時小息、偷運珍珠奶茶……
只要談起仁愛堂,我總會諜諜不休的笑著說著,
回憶這家伙很有趣,好比紅酒一樣,
時間愈久,愈香愈醇,愈教人珍而重之。

只是從友人口中,
得知仁愛堂在裝潢後不再一樣,
本想找天到仁愛堂走一圈,
還是沒有這份勇氣,
讓我永遠也只記住那一個屬於我們的自修室吧。
心裡雖有戚戚然,但仍感慶幸,
「桃花全非,人面依舊」
你們,還在,即使人不在,但情常在。

我念舊,所以我在意。

今天眼眶紅了,
幸好有馮敏慧抱著我。

有妳懂我,真好。

生活不見得事事如意,
但總算漸漸習慣這種「一步難,一步佳」的日子。

迷。

其實我很想快點拿回良心醒察。

我想,我真的累了,
不是被忙碌打敗,而是被自己打敗了。

撐住,撐住,
有時很想念那些可以放聲大哭的片段。

呢排處於躁底mode,
可能真係因為長期唔夠訓所以時常躁底。

我又無奈,又無奈。

我以為日日訓四個鐘好快會暴斃身亡,
但現時本人仍然健在。

所以我又要講多次呢句說話啦,
「人既潛能係無限既﹗」

哈哈好想同粉青去打邊爐,happyhappy

今天心情有點大起大跌。

兩小時的Management,
其實我想了很多很多。

我會把心情都寫在五官上,
是因為我不想歷史重演,這樣很累很辛苦。

有時想不通。

我不介意辛苦,但我很介意孤軍作戰,
討厭不負責任的人,做不到就不要下承諾。

上年沒有兼顧好學業和活動,
今年要做到。

越多反對聲音我越要做好,
我就是倔強,倔強和倔強。

回hall感覺真好,
至少我在這裡會感到溫暖。

Hall Fellowship

有時候。

其實很享受補習那一程車,
甚麼都不用做,發呆。

其實越長大越了解自己,
我很倔強,決定就做的事情就要做到。

誰說____就不能_____,
誰說____就不能_____。

我偏不信邪,
我偏要做到兼做好。

三年,過我自己想過的生活,
這樣才無悔。

我很明白自己難相處。

看著(其實只是得知,根本一眼也沒見過)你們上任了,
感覺好奇妙,上年捱生捱死,真的告一段落了。

馬太加油,第一第二第三第四都不重要,
士氣最重要

梁靜茹的歌,彷彿永不過期。

很難想像,一個歌手的歌,
可以佔據我的play list超過一年。

有時在想,如果你看見了,
會不會停下來,感動一秒。

就算它只是一個誤會,一個美麗的誤會。

好掛住唐啟倩,
雖然我應承左今晚打比佢,
打到而家凌晨兩點半都未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