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學會嗅四季的味道了,
不,其實我只認得冬天的氣味。

在日本,一陣寒風吹來,
夾雜著這兩個冬天的細碎。

還記得嗎?

很喜歡穿厚厚大衣的感覺,
那種溫暖總讓我想起些甚麼。

那幾棵枯樹、幾陣北風、幾個傍晚,
還有很多個你和我。

冬天快樂。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