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氣味又來襲了。

那怕就只是一剎那——
汽車擦過的一束急風
枯葉徐徐散落的一幕
瞬間竄入衣帽間的一陣寒意

真的總教我想起些甚麼。

在我心上用力的開一槍,
讓一切歸零在這聲巨響。

很懷念屯門,很懷念置樂。

那條半濕的白圍巾,又跑出來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