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_____,心裡就很灰,
想起_____,心裡又放晴了。

所以多想一些也好的,心情也會變好

對了,還記得那段對話嗎,
我真的學會了嗅四季的味道了。

Advertisements

一個無眠夜,還是妳最好。

不敢打給妳,因為一有聲音,
我想我又會全面失控。



入冬了。

十一月。

十二月

一月。

太恐懼。


眼皮重得張不開,
其實很想甚麼都不做,
放縱自己過些崩潰生活。

工作太多,容不下一個停滯的我。



也對的,
the show must go on。

不能說誰欠誰,現在只知道,
我欠自己太多太多。

原來我早已不懂得笑。

 

我最真摰的笑容,
由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起已經消失了。

 

照片裡的我太陌生,
查無此人。

今天,收到兩句話。

第一句,彷彿有種久違的感覺,
彷彿已經很久沒有窩心的笑了。
還是很想念那些語氣、那種簡單的氣氛,
如果,沒有如果。

第二句,我打從心裡難過了。
沒有想過,從沒有想過,
多想你們每個也能陪我走足三年,
其實很感恩神讓我在這裡認識了一班好朋友。

還有一刻想起你,唉。

忙碌不能抹去愁緒的痕跡。

往事,是否真的只能回味。

原來。

我們一起走過了這麼多。

面書的新功能,
讓我發現我這四年沒有白過。

有妳相伴:)

野孩子。

一個讓我完全安心依賴的人
一個讓我可以放下所有去依賴的人

太倔強,
哭也要一個人躲起來然後藏沒事,
我已漸漸變成獨行俠。

別人給我的好意我都通通推走了,
不論是同學、是朋友、是誰是誰

我真的不習慣別人對我好,很奇怪。

有那麼一刻,
我覺得我又懂你多一點點,
心又痛多一點點。

有人問我一個問題。

That’s why im here.

I still need time

在這裡,真正呼吸一下。

從前老師常對我們說,
陳記的學生就像綿羊一樣,
升大學、投身社會後,總會被欺負。

還沒有投身社會,
單是在大學裡就感受到這句說話的真確性。

在這裡不是要高高捧起母校,
也沒有意思去貶低其他學校的畢業生。
因為我知道這個世界總有害群之馬,
俗世之中仍尚有清泉。

在大學,作為一名商科學生,
分組project、present已漸漸變為家常便飯,
總要和不同的人合作。
我完全感受到某些「不同的人」的自私和不負責任,
有人可以開會前毫不準備,
分配的工作絲毫不動,只是集體將死線不斷移後,
再加上一個個不可理喻的藉口,
「我有野做」(有野做=萬聖節狂歡)
我相信在這個學科裡面,人人皆忙,
有人忙上莊、搏盡hall、打工、練波,
但難道這就是將別人的成績、自己的責任置之不理的原因?

最諷刺的是,這群人在會議完結前總會說一句,
「搏盡做呀﹗」

這句話假得令我想嘔。

有一刻,我為每一個納稅人而感到悲哀,
所繳的稅項,竟然養大了一班受過高等教育卻不知「責任」為何物的人。


舍堂的問題下回再談。

我還記得,還在等待。

只怪我太重視承諾,也太怕失望。

原來兩年了。

不論是便所,還是多事之秋,
十一月八日總帶有很多意義。

在心中。

we are actually much more than 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