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沙洲。

彷彿,我們兩個早已連在一起。
不,是四個。
不,是五個。
不,是所有人。

我好想逃脫,其實我已將事實對自己重複二百遍,
只是我還是很難過,眼淚還是會流。

我以為我會麻木,我以為我可以忘記。

還是很想念那份悸動。
那時,我真正的活過。

天父幫我好嗎?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