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互相欺哄的遊戲。

有人選擇參與,我選擇了離場。

這是一年前我寫的。

今天。

一場互相欺哄的遊戲。

有人選擇消極,參與,
我選擇了積極,相信。

我仍相信,
別人選擇活得不快樂,不等於我要迎合跟隨,
帶著面具做人但內心落寞,
我寧願做最無腦最天真那個。

至少我還會笑 🙂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