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了,我明白,
他或她是誰怎樣對其他人通通不重要。

待我好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