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我身內充滿憤世嫉俗的基因。

我懂的,每個人也有限。

誰人曾照顧過我的感受,待我温柔,吻過我傷口。

天父,給我多點智慧,
信徒要做的事,就是託付的要做好,應許的要捉緊。

可惜我不會 😦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