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然後吃喝,誰也別多口。

無奈,但我知道我想的不是誰,
而是那時的我而已。

不想過冬,厭倦沉重,
炎熱的除夕夜應該可以令我好過點。

只是更怕又給我多一個懷緬的理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