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低落+節日藉口=極速增磅=重回跑步機上的日子 T^T

如果世界上有一種藥吃了沒有副作用而且永遠不發胖那該有多好 :(((((

Advertisements

肚仔痛
放假先黎無教好訓好慘

看了兩眼交響情人夢
音樂家真的好迷人

有點想念我們幾個窩在子進家玩琴玩樂器唱歌的日子
還有在台灣民宿耍即興的日子

有時經過一樓,聽到琴聲,都總忍不住偷聽偷看。

music and word
soothing my soul

食滯了。

躲在家 和朋友閑聊幾句
今晚等冬至飯

其實我很宅,但這樣宅得很舒服 😀

繁華鬧市燈光普照
然而共你已再沒破曉

紅眼睛幽幽的看著這孤城
如同苦笑擠出的高興
全城為我花光狠勁
繁華盛世作分手佈景

傳說中痴心的眼淚會傾城
霓虹熄了世界漸冷清
煙花會謝笙歌會停
顯得這故事尾聲更動聽

有時我看著這個城市
然後每天在小方格裡工作
在方格和方格之間穿梭

人來人往
付出不一定有回報

我開始漸漸明白
為甚麼媽媽會放棄所有 把一生心血都花在我們身上
也許年少的我不懂 但她知道終有一天我會明白家裡有多好

至少 這個家的大門永遠為我打開

這陣子心情很爛
很多事糾結在心頭

好想忘記一切
躲在咖啡室 一個人 讀本書 呷杯茶

好想撇下一切
出走 重拾旅人的生活

好想去美國找你。

如果明天真的是末日,
我會撥一通電話,把那封信讀一遍給你聽。

你不重要,只是秘密的力量太大,大得吞嗑了我足足兩年。

就是這一天,這一天,
從這一天開始,我就漸漸花光所有勇氣。

讓我數著年輪、幾圈年輪,我的心會痛。

畢竟那段如沐春風,早刻進百年長的信,
在信中圈圈緊扣,情感多深厚,前因非因錯種。

其實我們都知道我們多軟弱。

四年前的日記,我寫下了一句話。

今天我發現,這個願望,早從那個晚上開始變成泡影。

每次每次我都好失望。

只得我懷念多麼諷刺。

多謝你們每一個,讓我今天沒有活得很難過。

我鏡子裡的她 好陌生的臉頰
哪個我是真的哪個是假

我用別人的愛定義存在 怕生命空白
卻忘了該不該讓夢掩蓋當年那女孩
假如你看見我 這樣的我 膽怯又軟弱
會閃躲 還是說 你更愛我

有時候我在想,
我努力了,要是我成功了,
真心真意會替我高興的、不會疏遠我的人有多少。

有時候我又在想,
我頹廢了,要是我失敗了,
仍然會等我,支持我,不會放棄我的人又有多少。

有時我甚至在想,
世界上還有多少人,我願意不離不棄的對待。

如果有一個人的名字,在這三個答案都出現,

我就知道其實我很幸福。

其實我很佩服蔡依林,
外界對她有很多批評﹣整容、隆胸、曾經登上她爛臉的照片、抄襲。。。。。。

但她從一個小女生起步,
拼命減肥拼命拉筋拼命練舞,
即使她終於成為台灣最好賣的女歌手,
她也沒有固步自封過,
每一張專輯她都希望為歌迷帶來不一樣的音樂、不一樣的舞蹈,
別人要練十年的,她拼命在兩個月就練好,
由絲帶舞、芭蕾、鋼管、吊環、VOGUING,
舞台上的她總是很有自信,光芒四射。

有時候我在想,批評她的人,有這份為夢想為目標勇往直前的力量嗎?

我自問不是蔡依林的歌迷,
甚至我不認為她唱歌很好聽,
但這次,她這隻第七主打,感動我了。

其實我很懶和自私,
從小到大,只有我找人,別人總找不到我。
內心深處很怕別人對我好,掛心我,
因為我實在討厭,
把一切問候關心小紙條小禮物變得客套,變得形式化。
我討厭自己對人所作的回應,都只出於「唔好意思」。

從歐洲回來後,我變得異常自閉,
下班後總愛窩在家,
有力就一個人去健身房去跑,盡情放空,
再有點閒情逸致一個人逛街,
餓了就去茶餐廳吃個炒蛋吐司,打書釘,
回家捧著艾瘋放我最愛的playlist,看風景,作白日夢。

總之就是一個人。

其實我開始害怕去很多人的地方,
特別是很多熟人的地方。

這個選擇性的自閉和自私不斷漫延,
由不太相熟的朋友,到大學朋友、中學朋友、教會、圍內。

其實我很怕要分享,因為我真的沒啥想說。

其實我不是討厭你們,只是我想自己一個人。

其實我常常都會想起你們,只是我不會說出口。

其實我最想見的人都不在香港,
又或者,心裡面最關心的人都不會找我,
而我早已花光所有打開話匣子的勇氣。

日子一天一天走近,
內心比我想像中平靜。

只是我仍然會默默幻想,
如果你在陪我過十二月,過聖誕,
那該有多好。

嗯,所以如果我約你,請你出來應約,
因為我一定很想見你,或是,我真的快要死了。

說到尾還是自私。

只是我記得,那些年,有個朋友,總對我說:

「你要自私點,不要再委屈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