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莊時從沒有想過和莊友是否合得來,
我們五個說不上很熱血,但當時的心情、熱情應該大同小異;
我們五個的性格完全南猿北轍,但至少我們都真,我們都善良。

其實這樣就夠了 🙂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