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時間,不同的經歷,不同的心境。

有時我會想,
也許我早就不是那個充滿拼勁的范如茵了,
是看開了,還是消極了呢。

如果你問我剩下的人生想怎樣過,
其實我只想平平淡淡地過。

那些轟轟烈烈的念頭,
老早就給它們消滅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