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陣風吹來 風箏飛上天空
為了你而祈禱 而祝福 而感動
終於你身影 消失在 人海盡頭 才發現 笑著哭 最痛

那天你和我 那個山丘 那樣的唱著 那一年的歌
那樣的回憶 那麼足夠 足夠我天天 都品嚐著寂寞

原來人的記憶不限於聲音、味道,
還有氣味,
其實那只是一種很平凡的氣味,
但每次嗅到,我就好像回到了那天。

只是,氣味很吊詭,
你越用力去嗅,越用力去記起,
那種氣味就消散得越快,
聲音可以錄下,味道可以用食物表達,氣味卻沒有甚麼載體。

捉緊過,卻發現捉不住;
我該慶幸我還記得,還是應昐望快點忘記。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