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我拖著軀殼 發現沿途尋找的快樂 仍繫於你肩膊
或是其實在等我捨割 然後斷線風箏會直飛天國

人總說我很會說話,但其實我最喜歡文字。
唯有在這些方方正正的圖畫中,
我才可以安心地表達自己的內心。

話說錯了很難收回,
但文字容許我犯錯,
容許我修改,容許我這個不會表達自己的人胡鬧一番。

所以我很愛這個地方。

這個地方有太多負面的符號,
自從零九年以後,我都把這裡當成我的堆填區。
曾經有人說願意當自己的垃圾車,堆填區,
這些人總會一個一個離開、一個一個疏遠;
或是我心裡總禁不住怯慌,畏懼你們的目光,
所以我只能把這裡變成情緒的出口,
我都忘了有多少次十指在淹滿眼淚的鍵盤上飛馳。
縱使我總把話說得很深,但在我眼中,我的文字沒有失真過。

多年了,其實我真的想快樂一點。

說穿了,我只是被逼著去捨割。

再見了,我最珍愛又最教我心痛的角落。

想關心我的,請放棄這裡,
拿起你的電話問我一句你好嗎吧。

雖然我只會答我很好,
但你們的好,我通通都會放在心裡。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