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內心深處的我是個徹底的浪漫主義者

我總希望不把話說太白
因為那一點留白的空門 才最能有共鳴

 

也許終其一生 我就只在含糊中渡過
為的 就是有天遇上那個知音的某某

第二人生

如果可以 我多想回到中五的那一天
如果沒有那些眼淚 我們就不會熟稔
如果沒有那個短訊 我們就不會聊下去

也許,今天我已經遠奔到世界的那一個角落

 

錯誤的眼淚把我引到錯誤的六年。

 

如果沒有這一切 我應該會活得快樂一點
只是現實沒有如果 我也只能腳踏實地去重過我的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