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很懶和自私,
從小到大,只有我找人,別人總找不到我。
內心深處很怕別人對我好,掛心我,
因為我實在討厭,
把一切問候關心小紙條小禮物變得客套,變得形式化。
我討厭自己對人所作的回應,都只出於「唔好意思」。

從歐洲回來後,我變得異常自閉,
下班後總愛窩在家,
有力就一個人去健身房去跑,盡情放空,
再有點閒情逸致一個人逛街,
餓了就去茶餐廳吃個炒蛋吐司,打書釘,
回家捧著艾瘋放我最愛的playlist,看風景,作白日夢。

總之就是一個人。

其實我開始害怕去很多人的地方,
特別是很多熟人的地方。

這個選擇性的自閉和自私不斷漫延,
由不太相熟的朋友,到大學朋友、中學朋友、教會、圍內。

其實我很怕要分享,因為我真的沒啥想說。

其實我不是討厭你們,只是我想自己一個人。

其實我常常都會想起你們,只是我不會說出口。

其實我最想見的人都不在香港,
又或者,心裡面最關心的人都不會找我,
而我早已花光所有打開話匣子的勇氣。

日子一天一天走近,
內心比我想像中平靜。

只是我仍然會默默幻想,
如果你在陪我過十二月,過聖誕,
那該有多好。

嗯,所以如果我約你,請你出來應約,
因為我一定很想見你,或是,我真的快要死了。

說到尾還是自私。

只是我記得,那些年,有個朋友,總對我說:

「你要自私點,不要再委屈自己。」

Advertisements